我女朋友說:“可惜, 你不懂我的心 也不會懂。 還談什麼全心全意! 那都是笑話了“我該怎麼辦?

學會將心比心,換位思考,設想你是她,她是你,你對待她的態度或者說體諒程度理解程度有多少?儘量多地考慮她的想法。互諒互讓。

可憐你不懂我的心

名: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作詞:陳桂珠 作曲:童安格演唱:童安格詞:你說我像雲捉摸不定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你說我像夢忽遠又忽近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你說我像謎總看不清其實我永不在乎掩藏真心怕自己不能負擔對你的深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你說要遠行暗地裡傷心不讓你看到哭泣的眼睛怕自己不能負擔對你的深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你說要遠行暗地裡傷心不讓你看到哭泣的眼睛

你不懂我的心英語怎麼說

You don't know my heart.
You don't understand my heart.

當情人說我的心你不懂我該怎麼辦

那你就試著和她交流,讓她吧心事說出來,這樣你就可以瞭解她的心事對症下藥解決了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Actually you don't understand my heart

在美麗無比的植物園裡。
這裡,都是被人們認為是最珍貴、最美麗的植物所生活的地方。
充足的光照,定時定量的水分,最肥沃的土壤,最尊貴的待遇。
一切好像都那麼美好。
我撫了撫自己枝幹上的幾片嫩葉,抬起頭,穿過巨大的落地窗,我看到了那嶙峋的山峰。
那是怎樣的一座山峰。高聳入雲。每一個堅硬的石塊都好像記載著歲月的痕跡。山頂的霧很濃,卻是真真實實有燦爛陽光的地方。
風,在那裡怒喊過;雷,在那裡嘶叫過;雨,在那裡撞擊過!
最美的陽光,在那裡灑落過。最純淨的細雨,在那裡飄落過。最堅強的樹木,在那裡生存過!
只有那裡,會讓我成為一棵挺立的巨樹!只有那裡,會讓我成為飽經滄桑的勝利者!
那般的自由、豪邁;那般的脫俗、壯美。
目光收回,眼前的人們仍欣賞地望著我。那眼神裡的讚美,讓我有說不出的難受。
人們說著:“多麼幸福的樹啊!有這麼好的照顧。”
人們說著:“難怪生得這麼茂盛。快些開花吧!”
……
不,不是的。人們,這不是我。照顧我的應該是大自然,應該是我自己!讓我幸福的,不是臥在這裡,而是站立在山頂!而我的花,應該開在雲間!
第二天,我病了。人們為我施肥,為我除蟲,為我澆水,為我剪葉。
我望著他們,真的想告訴他們:“你不瞭解我,真的不瞭解我。”
我又望望窗外。啊,山峰還是那樣美麗!
可是,又離我好遠,好遠……
越來越迷糊……
人類,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我只想失去“幸福”,得到幸福!
啊!

你不懂我的心——情侶名

我已懂你的意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作文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哼著這首或許是我該後詞的曲,亦或是沒有,總之,這句詞真能唱出我的心情。
在師長、朋友、家人、同學眼裡,我算是一位好學生,當然,他們的好壞是由分數決定的。
幾個數字,真的能決定一個人的好壞,包括品格嗎?或許吧。
天天被看似耀眼光環照耀著的我,“不準看電視,不準玩電腦,不準與那些貪玩的孩子交往……”其實你們並不懂我的心,我不想這樣啊。
家長,你不懂我的心。作為一個孩子,我也想痛痛快快地看一場電視,不受拘束地玩一場遊戲,我想不要這麼累,不想你們整天的說教,不想被你們當做“小孩”,我也想與你們分享喜怒哀樂,也想分擔你們的憂愁,一起平等解決問題……
老師,你不懂我的心。我也想在下雪之時與同學們快快樂樂打雪仗,也想與你們認為是“壞孩子”的同學交朋友,即使他們是一個值得交的好朋友,而不會被你們說“她會影響你的”。我也想看看那豐富多彩的漫畫書,去離我已經好遠的童話王國看一看。在老師循循善誘的教導下,我偶爾也好想打一個盹,也想幻想一下中午是什麼好飯……
同學,你不懂我的心。我想與你們建立真正的友誼,而不是表面多好,實則背後勾心鬥角,唯恐對方超過自己,我不想這樣,我想在我的花季裡,結交你們真摯的朋友……
我想……我有太多太多的想法想要傾訴,我認為,只有經歷了所有,自己的青春才會豐富多彩。
可是,你們不懂,在家長的責備中,在老師的眼神裡,在同學提防的神態中,更重要的是在分數的陰影下,我只能選擇退卻,靜靜的縮在有光環照耀的角落裡,繼續做一隻“木偶”,為了家長的欣慰,老師的讚賞,為了我的將來,繼續,做一隻聽話的木偶!
我其實真的好像說:“其實,你們不懂我的心!”

在感情問題裡 女孩說 你不懂我的心 時應該怎麼辦

看來你對她還沒有達到她想要的那個程度,做的很多事情都不能讓她稱心滿意~

媽媽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給你一篇範文參考一下吧
隨著年齡的逐漸增大,我與父母之間產生了代溝。對此,我很少與他們進行溝通過,可能是父母太過於關心我吧,他們經常翻看我的個人隱私,我對此發過好幾次脾氣,但從沒有在他們面前發過。
一天回到家中,進入房間後,習慣性的打開了抽屜,發現了抽屜既被人翻過,雖然排得很整齊,但還是被我發現了一些“珠絲馬跡”,我的日記本,同學錄都被人翻看過。以“邏輯”來看,並不是小偷的作為。那會是誰?難道是爸媽,我遲疑想了很久,才斷定是爸爸媽媽。我越想越氣,一股腦的衝到客廳,怒氣衝衝的坐在沙發上,也沒向正在看電視的爸媽打找呼,只是滿面怒氣,敢怒不敢言。
僵局持續著,老媽終於開了口:“怎了,咋發這麼大的脾氣?”
“假好人,明知故問!”我心暗罵著,卻不吱聲。
“你媽在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啊。”爸爸見我沒應媽媽話就向我吼問道。
“什麼事啊,難到我連不說話的權力都沒嗎?”我再也忍不住下去了,故意說了這麼一句話來激怒他們,說之後我才覺得解氣。
“你這孩子,怎這樣對父母說話,一點都不尊重父母!”
“那你們有尊重過我嗎?”我跟他們繞了個道說了個明白。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為你好。”媽媽了心平氣和略加理直氣壯說。
“為我好,難道看我日記就是為我好嗎?你有沒有經過我同意?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邊說邊強忍著淚水。
“反正我們做什麼都是為你好就對。”
看著爸爸媽媽還那樣的理直氣壯,我再也聽不下去了,跑進了自己房間,把門一甩關上,趴在床上哭了起來,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嘩嘩往下流,我的心好難過。為什麼他們會這樣不尊重我?著算是對我的愛嗎?
看著掛在牆上的全家福相,看著爸媽那慈祥的樣子,我都不相信,他們真的是以前的爸爸媽媽嗎?
爸爸媽媽,請給我一片自己的藍天吧,讓我自由的飛翔,讓我真正擁有一個自由成長的階梯,真正屬於自己的天地 回答者:teacher051 隨著年齡的逐漸增大,我與父母之間產生了代溝。對此,我很少與他們進行溝通過,可能是父母太過於關心我吧,他們經常翻看我的個人隱私,我對此發過好幾次脾氣,但從沒有在他們面前發過。
一天回到家中,進入房間後,習慣性的打開了抽屜,發現了抽屜既被人翻過,雖然排得很整齊,但還是被我發現了一些“珠絲馬跡”,我的日記本,同學錄都被人翻看過。以“邏輯”來看,並不是小偷的作為。那會是誰?難道是爸媽,我遲疑想了很久,才斷定是爸爸媽媽。我越想越氣,一股腦的衝到客廳,怒氣衝衝的坐在沙發上,也沒向正在看電視的爸媽打找呼,只是滿面怒氣,敢怒不敢言。
僵局持續著,老媽終於開了口:“怎了,咋發這麼大的脾氣?”
“假好人,明知故問!”我心暗罵著,卻不吱聲。
“你媽在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啊。”爸爸見我沒應媽媽話就向我吼問道。
“什麼事啊,難到我連不說話的權力都沒嗎?”我再也忍不住下去了,故意說了這麼一句話來激怒他們,說之後我才覺得解氣。
“你這孩子,怎這樣對父母說話,一點都不尊重父母!”
“那你們有尊重過我嗎?”我跟他們繞了個道說了個明白。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為你好。”媽媽了心平氣和略加理直氣壯說。
“為我好,難道看我日記就是為我好嗎?你有沒有經過我同意?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邊說邊強忍著淚水。
“反正我們做什麼都是為你好就對。”
看著爸爸媽媽還那樣的理直氣壯,我再也聽不下去了,跑進了自己房間,把門一甩關上,趴在床上哭了起來,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嘩嘩往下流,我的心好難過。為什麼他們會這樣不尊重我?著算是對我的愛嗎?
看著掛在牆上的全家福相,看著爸媽那慈祥的樣子,我都不相信,他們真的是以前的爸爸媽媽嗎?
爸爸媽媽,請給我一片自己的藍天吧,讓我自由的飛翔,讓我真正擁有一個自由成長的階梯,真正屬於自己的……

點選檢視隱藏內容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問咩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