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遇到過人他說我沒素質賺一點點錢我很生氣

自己問心無愧就行
電視上的明星們成天都有人去罵的
你自己多努力多好也不能討好所有人
你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幸福是自己的
不必為無關緊要的人生氣
加油

今天遇到個事情,很生氣

一個小P孩用得著去管他?不在乎就好。

今天遇到一件很生氣的事

每次我要生氣的時候,就趕快數“1,2,3,4……同時,心理告訴自己:不能生氣,否則就敗給自己的情緒了……”數到十幾的時候,大抵就能先緩解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理性的分析考慮要讓我生氣的那件事。
很多時候,事情並不是很複雜,可因我們一時沒有控制情緒而使事情變得糟糕。想平服自己的情緒確實很不容易做到,而如果你做到了,你就成功了一大步:
一個人要想做成大事,需要有穩定的情緒和成熟的心態。缺乏對自己情緒的控制,是做事的大忌。試想,如果你一會兒心情憂鬱,情緒一落千丈;一會兒又怒火沖天,使你的朋友們對你敬而遠之;一會兒又情緒高昂,手舞足蹈,誰還願意與這樣情緒不定的人交往合作?而且,情緒不穩定的人對於自己確立的目標也常常不能堅持到底,做事容易情緒化,朝三暮四,高興了就做,不高興就扔在一邊,絲毫沒有計劃和韌性。這樣的人能成功嗎?
拿破崙·希爾是美國傑出的成功學家,他創造性地構建了全新的成功學的科學體系,他的著作被譯成26種文字印刷於世,他的讀者遍及世界五大洲的50多個國家,他的理論使無數人受益。其中,美國惟一連任四屆總統的羅斯福、被稱為印度救星的聖雄甘地、控制了美國1/4經濟命脈的銀行鉅子摩根、聞名全球的金融大亨賈尼尼都是拿破崙成功理論的受益者和支持者。
拿破崙·希爾經過數十年的研究和探索,總結出了成功學的17條準則,這些準則被人們稱為"黃金定律"。其中被列為第五條的是"要有高度的自制力"。在這方面,拿破崙·希爾有著深刻的切身體會。
在創業生涯初期,拿破崙·希爾通過一件小事發現自己缺乏自制力、這件事情雖然很小,但卻給了他慘痛的教訓,使他認識到一個人要想取得成功必須先學會駕馭情緒這匹烈馬。
他這樣描述自己經歷的事情:
有一次,我和辦公大樓的管理員發生了一場誤會,當時我礙於面子沒有向他道歉。從那以後,我們兩個人之間彼此憎恨,甚至演變成激烈的敵對。後來,管理員知道有時整個辦公大樓裡只有我一個人在工作時,就把電閘拉下來,使辦公室裡面一片漆黑。這種事情一連發生了幾次,我很憤怒。
一天,我正在辦公室裡緊張地工作著,電燈又熄滅了。我立刻跳起來,奔向管理員辦公室。我到了那兒,管理員正在悠閒地吹著口哨。我氣憤極了,覺得受不了了,就對著他破口大罵起來。我把能想出來的惡言惡語都用上了。那位管理員一點兒也沒有生氣的意思。後來,我實在想不起什麼罵人的話了,只好停住。這時,管理員轉過身,用柔和的語調對我說:"你今天是不是太激動了?"他的話很柔軟,但我卻感到像一把利劍刺進了我的身體。我站在那兒,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是一個研究心理學的人,競然對著一個沒有多少文化的管理員大喊大叫,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感到羞辱的事情。我飛快地逃回了辦公室。坐在辦公室,我什麼也幹不下去了,管理員的微笑老是纏繞著我。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以前發生矛盾的時候,因為沒有勇氣道歉而使矛盾越來越深,今天,本來是一個很好的道歉的機會,可我卻失去了自制力,從而使自己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我決定向管理員道歉。管理員見我又去了,仍然用溫和的語調說:"這一次你又想幹什麼?"言語中充滿了挑戰的意味。我告訴他我是來道歉的。他說:"你不用向我道歉。你今天所說的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會把它說出去的,我知道你也不會把它說出去的,我們就這樣了結了吧!"我被管理員的話震住了。他的高度的自制力使我再一次被打敗,我走上前去,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真誠地向他表示歉意。
這件事使我認識到,一個人如果缺乏自制力,就有可能變得瘋狂。這樣,他不僅不能結交朋友,反而非常容易被打敗。
拿破崙·希爾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我們講述了自制力對於一個人取得成功的重要性。一個人是否能夠有所成就,機會和能力是最主要的,但是,學會控制情緒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條件。
1996年11月,青年心理學者唐映紅和他的助手一起,針對現代青年人的成功心理素質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問卷調查。這次問卷的發放物件是18歲到30歲的青年人,他們的職業包括企業管理人員、教師、軍人、工人。職員、學生、醫生、會計、警察、工程師及無職業者。問卷的發放範圍也很廣,追及大中小共15個城市,調查發現了一個很值得注意的問題:60%的青年心理素質差的主要表現是情緒化,他們缺乏對自己情緒的控制,不能很好地剋制不良情緒,也不能恰如其分地表達得體的情緒。而自制力恰恰是控制情緒的最好武器。
現代社會是多麼需要穩定的情緒和成熟的心態啊!我們生活在一個高速發展的資訊時代,它對人類的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高的標準。它不再像過去那樣只需要敢作敢為的勇氣和掌握先進的科學技術,它更需要心理素質好、情緒穩定的奮鬥者。
有一些青少年朋友缺乏自制力,常常放縱自己的情緒。他們有時自我感覺良好,眉開眼笑,有時就自卑得很,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老師家長批評幾句,就情緒低落,又摔書本又摔碗,遇到了困難也會立刻感到暗無天日,前途渺茫,不想學習了。也有的青少年朋友,要麼心情抑鬱,要麼焦慮不堪,這些不好的情緒都將成為你走向成功的絆腳石。
國外許多心理學家致力於自制力的研究,他們提出了多種培養自制力的方法。其中,"7個控制"的方法值得借鑑。這7個控制分別是:控制時間--無論是工作、娛樂還是休息,都應該有個時間安排,不能想玩時就玩上一天,忘了學習,想學習時就學上一天,忘了休息;控制思想--對於大腦進行思考的問題要有所控制,可以進行創造性的想像,而對於憂慮、苦惱則儘量少想;控制接觸的物件--選擇自己喜愛的夥伴,結識對自己有幫助的朋友,對那些不利於成功的交往物件要加以控制;控制溝通的方式--溝通的重要方式是聆聽、交談、觀察,當你與他人交談的時候,要控制自己的語言,使對方從你的話語中得到尊重並有收穫;控制承諾--不能隨便承諾,一旦承諾了事情就要努力做到;控制目標--科學的目標能幫助你保持愉快的情緒;控制憂慮--無論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要保持樂觀的精神。心理學家們認為,如果你能夠有效地培養上述"7個控制",你的心理狀態就會很穩定、很平衡,你就已經具備了控制情緒的自制力。
不妨試一試"7個控制",也許你會發現自己變成了心境平和、令人喜愛的人。

今天他說是說了廢話,我很生氣

心裡要大度 大量 那樣你即使遇到什麼 都不會很難過 如果實在不行偷偷哭一頓什麼都ok了

今天我很生氣,你們說我該生氣麼?

當你問這個問題時,你已紀消了一半氣了。

今天主任說我了,我很生氣

抱抱不氣…社會就是這樣的了…有很多令我們無奈卻必須忍受的事情,以前上學的時候無知,確切的說應該是太純潔太天真了,一次朋友說我們是一粒石子,經歷社會的磨礪而變的圓滑,而桀驁的我直接反駁,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是把刀呢?讓社會把我們磨礪的更加鋒利…至今我仍記得這個對話…因為進入社會的我失去了很多,面對上級的錯誤我再也不敢指責,唯有裝作視而不見,每天帶著面具做人,每當夜晚來臨才能迴歸真正的自己,可我又能怎麼樣呢?就算我可以用做回自己,我能改變周圍的朋友,但是我能改變這個社會嗎?我們還要生存,我常常安慰自己,告訴自己這是臥薪嚐膽,厚積方能博發,但心更不願去想令一方面,也許當我已經可以博發之時可能也成為那石子了…好想有錢,不要太多,只要我足以使自己的家人不再為錢而忙碌足已,那樣我可以不去看任何人臉色,不去違心…也許會有人笑話我這樣的想法…但我還是要去適應並努力習慣這個社會還要保留我晚上回歸自己的權力…貌似寫太多了,而且挺沒用的話,也算是我嘮叨發洩吧,嘿嘿,不好意思了,借你的地方一用,就當你好心借給別人個肩膀了

今天遇到這樣的事大家遇到過沒

可以說一下什麼事啊?看看有什麼可能能幫助你的

今天遇到一個滿嘴胡沁的算命人,很生氣!

遇到這種事是挺觸眉頭的!下次再遇到這種人直接走開就是了,他說的話都忘了吧。你的命運又不是誰隨便說兩句就成真的!迷信的事信則有不信則無別太掰不開。還是過好以後到時讓他看看自己眼光有多瞎。

今天遇到的人都很有素質呢

我喜歡回答樓主這樣高素質的人,
你人品爆發了,這也是你認真的結果。

別人對我一點點不好我就很生氣

首先親有認識到這種性格並不好而且在尋求改過的方法,這就已經是很好的開端啦~
然後,這種情緒大概是有兩種情況的。一是過於敏感產生的自卑感而導致更加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二就是由於日常生活中他人的遷就而導致的過分以自我為中心。目測親是後者。這種情況的話,處於青春期的騷年很多都會有的,大部分都不用刻意去糾正。
但如果親真心認為自己是需要改正的話,首先就要在日常與別人相處的時候儘量多替對方想想。所謂推己及人,與人為善。如果親能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就不會那麼容易生氣,也更容易贏得他人的好感。
額,如果親趕腳不能很好的剋制住自己的脾氣,也不能很好的剋制自己的表情的話= =。在可能的情況下,直接向對方說明吧。(例如,親親啊,XXX你還是自己來搞定吧,我現在不想動啊~)拒絕可以委婉一點,但一定要讓對方明白。因為對方可能會想很多,然後再向別人說很多= =從而直接影響到親的人際關係。
在於別人對話中已經明顯感到不耐煩的時候,親要儘量保持冷靜,首先就不能有肢體衝突= =。然後語言也儘量不要帶上生殖器官或者去慰問人家親戚= =。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眼睛還是要直視對方的啦)然後在他說完後明確表示自己不想做ta所要求的事
再不行,個人建議多觀察在親人脈中最活躍的那些人,尋找並借鑑他們為人處世的方法。
啊,生活中親也可以適當養成些修生養息= =或者是能夠平息脾氣的愛好之類的東西。(畫畫、太極、輕音樂神馬的各憑喜好哈)
最後祝親早日變成溫潤優雅的好孩紙吧= =

點選檢視隱藏內容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問咩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