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生與天娛解約是怎麼回事啊、

陳楚生向父親下跪道歉 稱失蹤是因為無可奈何 在陳楚生失蹤了10天后,其所在公司天娛傳媒發出宣告,表示將動用法律手段解決此事。1月9日,陳楚生父親透露陳楚生跪著向自己訴苦。 “天娛這麼做太毒了” 1月8日,天娛傳媒正式對陳楚生“失蹤”事件作出迴應稱:陳楚生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時“不辭而別,臨場退演,對現場演出和電視轉播及相關商業活動造成不良影響,損害了廣大觀眾和相關單位及本公司的合法權益”。天娛表示已經動用法律手段解決此事,若楚生單方面解約將面臨千萬賠償。 9日,陳楚生的父親陳合池接受專訪時聞聽該訊息立即稱:“天娛這麼做太毒了。”陳合池說,若天娛真的要走這一步,“我寧願讓我兒子當乞丐都不想他現在這樣”。 “楚生哭了,但他讓我別擔心” 陳合池告訴記者,聯絡上楚生的時候他罵了楚生,因為在還未搞清楚事情原委的情況下,他覺得無論如何,一個人都應該要有義氣(先進行演出)。“他哭著跟我說,爸爸我不敢站著跟你說話了,我要跪著跟你說,這件事我是在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才做的。”他說他不能跟我講太多。但是楚生流著淚告訴他不用擔心,過段時間一切都會搞清楚的。至於楚生將要跳槽華誼等一些傳聞,陳合池表示自己還不知情。 據悉,天娛方面對於陳楚生仍然沒有放棄,而湖南衛視春節聯歡晚會節目組也把陳楚生演出的時間保留至本週末。

陳楚生與天娛是怎麼回事?

2008年12月30日,湖南衛視跨年晚會進行最後彩排,原來被當成晚會表演主角之一的“快男”冠軍陳楚生突然給助理打了個招呼,匆匆不辭而別,原定他的節目被取消,在場的“花生”一片驚愕。於是,陳楚生臨陣出走,缺席湖南衛視跨年晚會。一時間,關於陳楚生為何突然缺席晚會的猜測此起彼伏。有說陳楚生和主辦方有矛盾,未能協調好,主辦方在彩排環節突然換掉陳楚生,給他尷尬,算是狠狠教訓他一頓。另有知情人稱,陳楚生早就不滿天娛,一直尋機想和天娛了斷,天娛為了留住陳楚生,最後和他達成妥協,陳楚生在不解約的情況下,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給他很大的自主權和創作天地。
陳楚生
而近日舞美師爆料,陳楚生已經遭天娛全面封殺。內容如下:天娛藝人陳楚生私自罷演2008-2009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給湖南廣電、湖南衛視和天娛的聲譽和形象造成了嚴重影響,經過GBS湖南廣電高層慎重考慮,停止陳楚生的一切國內外演義活動,停止新專輯《一個人的冬天》的發行計劃,停止1月19日湖南衛視春節聯歡晚會的出演。
天娛內部員工爆料 陳楚生因張傑出走?
記者瀏覽了許多關於陳楚生出走的新聞,一個自稱天娛內部員工的人爆料,陳楚生確實是自己出走的,因為天娛的宣傳重新移到了張傑身上,他擔心一哥地位不保就選擇了出走

陳楚生解約是怎麼回事?

2008年12月25日,天娛在京為陳楚生最新單曲《一個人的冬天》舉辦MV首映禮,大家還笑意濃濃。
而 12月 31日,卻發生了陳楚生未亮相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的事件
已向長沙仲裁委申請解約 代理律師稱合同本身不公平 天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陳楚生要解約 天娛不私了
歌手陳楚生鐵了心要解約,老東家天娛公司堅決不和解,雙方的矛盾昨日達到白熱化。
陳楚生代理律師周俊武昨日在京宣佈,前天正式向長沙仲裁委提出申請,要與天娛解除合同。
而記者隨後追訪天娛宣傳總監胡瑛鶇獲悉,公司將以法律途徑解決此事,不考慮和解。
現場宣佈
前日向長沙仲裁委申請解約
昨天,陳楚生及代理律師周俊武在京舉行釋出會,迴應他與天娛的矛盾。
陳楚生面對記者提問表現得十分冷靜,自稱與天娛的矛盾“是長期積累下來的”。
代理律師周俊武宣佈,前天正式向長沙仲裁委提出申請,要與天娛解除合同。
周律師說,天娛和陳楚生一開始籤的合同從法律角度來講不對等。“因為天娛當時舉辦快男比賽的時候,要求必須籤這份合約,不籤就取消比賽資格,大家才簽了。正因為不公平,陳楚生有理由提出解約。”周律師說。
單方面要求解約,很可能要賠償違約金。之前有傳聞陳楚生需支付千萬元違約金。
對此,周律師答道:“最壞的結果就是陳楚生要付違約金,但是我們認為不存在千萬賠償金的問題。如果能和天娛協調解決,是最好的結果。”
對話陳楚生
跟天娛的矛盾是長期積累的
媒體:上月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你不辭而別,使得你跟天娛的矛盾激化。當時發生了什麼,讓你決定不參加演出?
陳楚生:在我離開跨年演唱會的時候,留下了一封信給同事說明原因。當時,我就是希望自己能安靜地想想,所有決定都是我個人做出的。
有很多東西是長期的一些問題的積累,對我來講壓力非常大。因為專輯發行時間一直在壓縮,然後又頻繁的演出,我有點承受不了。我希望能有更多時間跟公司溝通,希望用更多時間做歌。
媒體:長期積累下來矛盾中,最主要的矛盾是什麼?
陳楚生:我和公司的主要矛盾還是在理念上的分歧。我參加快男比賽,是因為我非常喜歡唱歌,希望能有個平臺讓我自由去做喜歡的音樂。
到公司後,我也知道有很多東西需要跟公司溝通,我並不是沒有溝通。從2008年4月我就開始跟公司溝通,但公司沒有履行當初的承諾,很多事情都得不到妥善解決。
媒體:天娛具體有哪些承諾?
陳楚生:當時許諾《畫皮》主題曲的演唱權,沒有兌現;承諾為我建工作室,直到現在連裝置都還不齊。
媒體:也有訊息說華誼音樂老總非常欣賞你,你們也有過接觸,是否已經談過合作事宜?
陳楚生:我們確實認識,至於他們對我的欣賞我非常感激,以後會不會合作,我覺得還是靠緣分。
媒體:與天娛解約的藝人中,比如張靚穎、尚雯婕發展很好,但周筆暢至今沒找到合適的東家,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也可能會漂著?
陳楚生:我覺得是這樣,如果周筆暢現在是開心的,那我的選擇也是沒錯的。
追訪天娛
走法律程式 不考慮和解
天娛宣傳總監胡瑛鶇昨日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公司已經知道陳楚生舉行釋出會宣佈解約的事情,天娛不會與他私下協調。“既然已經上升到法律程式,就交給專業人士處理吧,我們不對細節問題做迴應,也不做假設。”胡瑛鶇稱,一切將以法律途徑解決,不考慮和解。
律師說法
解約前 陳楚生不可籤新約
今晨,記者電話採訪了北京市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王軍律師,他表示仲裁委的仲裁裁決與法院的終審判決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仲裁雙方當事人均不能對仲裁裁決提出上訴。
一般情況下,仲裁委會在3至6個月內做出仲裁裁決。
如果陳楚生提出解除合同符合雙方當初關於合同解除的約定,比如確係天娛一方未能履行合同承諾與合同義務,那麼陳楚生無需支付違約金。
如果陳楚生是在沒有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單方解除合同,在雙方合同未到期的情況下,解約行為構成違約,可能承擔繼續履行合約的義務,或者根據合同支付解約賠償金的法律風險。
王律師還表示,在仲裁委未做出解除合同的裁決前,陳楚生不能與其他公司簽約,否則他存在違反與天娛合約的法律風險。
對於新籤的經紀公司而言,也面臨侵犯天娛獨家經紀權利的法律風險。

陳楚生失蹤是怎麼回事?

他被天娛雪藏了,停止了一切的通告,採訪,活動這些,應該是要解約了~祝福楚生

陳楚生解約事件是怎麼一回事啊

就是和天娛傳媒解除代理合同關係,不在那幹了唄!天娛違約了。

陳楚生打官司是怎麼回事?

天娛太過分了唄,說好的承諾不兌現啊,天天壓榨其藝人,所以張,尚,陳他們才回離開啊,今年快女海選還考察人品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啊!後面肯定還有其他的藝人離開!

陳楚生與天娛為什麼會有矛盾

因為天娛老讓陳楚生參加一些商演來給他們賺錢,但是陳楚生畢竟是一個創作歌手,需要大量的時間來寫歌!況且陳楚生只想唱歌!但是天娛在這3年中只給陳楚生出了一張ep,連其他的快男都有的出了好幾張專輯了,可是楚生的呢?

陳楚生為什麼要與天娛公司解約?大神們幫幫忙

因為天娛的高層不是人,喜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一邊利用和榨乾CCS,一邊逼迫他走人,這樣沒有人性的公司,早晚會自償其果.遭天譴!
滿意請採納

天娛要陳楚生賠2650萬

還沒有判決。

陳楚生解約到底是怎麼回事?有誰知道事情的整個經過?

陳楚生想要解除天娛對他的經紀合約(因經紀公司不作為和損害楚生利益),天娛拖著不開庭,背靠著湖南衛視以及湖南廣電的大樹,再加點地方保護勢力影響執法機關打打擦邊球,造造輿論,偷換個概念啥的,再僱點黑寫手,汙衊加造謠,在網上混淆下視聽而已。
天娛不作為和損害委託人(陳楚生)利益的幾個明面上的證據是:
1. 在湖南衛視快樂男聲總決賽上,天娛向全國電視觀眾承諾:快樂男聲全國總冠軍將獲得演唱電影《畫皮》主題曲的權利。廣大電視觀眾以300萬人民幣的代價助陳楚生奪冠之後,天娛卻意欲將演唱權交給旗下其它歌手,並導致快男決賽上的承諾最終落空!公然喪失誠信,打壓陳楚生。
2. 陳楚生簽約天娛公司2年內,作為快男比賽總冠軍,公司卻沒有給他出一張專輯,陳楚生最看重的是音樂,而天娛最看中的是短期內壓榨盡藝人的剩餘價值,根本不考慮長遠規劃藝人,作為一個好歌手,沒有作品怎麼可以呢?此謂往輕了說是理念不合,往重了說,天娛只想賺藝人的血汗錢,卻不給藝人正常的打造和規劃。
3. 08年4月陳楚生曾提請長沙仲裁委要求依法解除天娛逼迫選手在比賽期間簽定的不平等條約,天娛高層口頭承諾修改合約,提供好一點的做音樂的環境,其中包括建立陳楚生音樂工作室,陳楚生這個厚道孩子在還沒有看到高層講口頭承諾化為書面約定時就撤回了仲裁申請,但這口頭承諾最終只是欺騙陳楚生留下來的鬼話,直到08年的最後一天,也沒有遵守承諾重新簽定合理的新合約,工作室更是隻是個空殼子,連基本的裝置都沒有到位,並且天娛打算把這個工作室將來作為全體藝人的公共錄音室。
4. 陳楚生因為比賽時太過勞累,導致聲帶出了問題,醫院要求他禁聲3個月。但是天娛還是安排了13場快男巡演。這種行為損壞了歌手的謀生工具,而且是在簽約之後出現的事。2008年2月的時候,陳楚生聲帶病情反覆,醫院要求他至少要禁聲一個月,而天娛隔天就要求他開演唱會。天娛公司絲毫不顧惜藝人賴以生存的寶貴喉嗓,以驅使藝人到處商演賺錢為最大目的,讓藝人只能寒心加後怕!
長期矛盾的積累,無法施展音樂才華的憋屈,逼迫一個一直低調寬容的陳楚生不得不絕地抗爭,奮而解約,就象他在比賽時說的那樣“我從來沒有什麼艱難的選擇或放棄,因為我的目標從來就只有一個,就是音樂! ”他一直是原來的他。
最後補充一點,長期積累的矛盾,音樂理念的不合,一整年的溝通毫無效果,足以讓人絕望到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斷。跨年晚會陳楚生提前一晚留信表明退出演出,而後只見天娛表演“失蹤”,“封殺”,“呼喚”等戲碼,而陳楚生則在1月中光明正大召開記者會,宣佈與天娛公司解除經紀合約及其他相關合約,即不再信任和委託天娛公司作為他的經紀公司,取消天娛所有代理資格,當一切進入法律程式時,天娛公司表面官話交給法律解決,卻一方面背後動用地方勢力,影響執法機關,打法律擦邊球,凍結陳楚生245萬銀行存款,還不知廉恥的提出反請求索賠2600萬,作為一家註冊資金只有300萬的公司,也只有天娛這個湖南衛視的敗家子敢表演這弱智得讓人心碎的戲碼。另一方面天娛公司僱請寫手,極盡編造汙衊胡說八道之能事,在網上漫罵陳楚生,潑黑水,以達到混淆視聽,顛倒黑白之目的,為了配合這樣的漫罵和指責,還不惜拉扯別家公司,作為假想敵,作為依據,真是可笑之極。可惜,只要楚生在,就會有好歌流傳,歌聲起處,歌迷遍地。

點選檢視隱藏內容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問咩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