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生因什麼糾紛和天娛解約了?違約金是多少?

 近日,長沙市仲裁委員會作出終局裁決,確認陳楚生與天娛傳媒解除經紀合約和詞曲合約,陳楚生需向天娛支付650萬元的賠償金。這場歷時8個月的解約官司宣告一個段落。 創國內選秀藝人解約賠償紀錄2008年12月31日,陳楚生突然缺席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隨之在2009年1月12日,向法院單方面提出仲裁申請,要求與公司天娛傳媒解除合約,2009年3月25日,天娛提出索賠2600萬的解約條件,隨之又將索賠額度增加至2700萬。這場號稱中國內地選秀藝人最大額度的解約官司歷時8個多月,先後開庭5次,在近日得到了長沙市仲裁委員會作出終局裁決:確認陳楚生與天娛解除經紀合約和詞曲合約,陳楚生需支付650萬元的賠償金。雖然這個金額與天娛此前索賠的2700萬元相去甚遠,但是比起何潔賠付30萬左右的違約金相比,付出的代價高出甚多,同時也創下國內選秀藝人解約賠償的紀錄。解約費包括商家損失據瞭解,此前陳楚生代言的某商家向長沙仲裁委提出申請,要求陳楚生公司天娛傳媒賠償損失270萬。天娛認為該損失應由陳楚生賠償,要求中止解約案。長沙仲裁委沒有同意天娛的要求,但終局裁決中將商家可能遭受的損失也計算在賠償金裡面。對於裁決結果,陳楚生的代理律師周俊武說:“650萬元的賠償金包括未來可能對代言的商家造成的經濟損失。”06快女冠軍尚雯婕與天娛解約時,違約金被曝高達700萬元,周俊武是尚雯婕當時的代理律師。周俊武說:“由於尚雯婕和天娛和解後簽署了保密協議,具體數字不得公開,但在已經披露的國內選秀藝人解約費裡,陳楚生的賠償金算是最高的。我覺得天娛對這個結果理應滿意了,天娛在案件中沒有舉證證明有650萬元經濟損失。”陳楚生與天娛的合約糾紛自今年1月份立案以來,先後開庭5次。在此期間,天娛向法院申請凍結了陳楚生銀行賬戶中的245萬元積蓄。期間,陳楚生極少出現在媒體視角,只參加了幾場宣傳和公益類演出活動。

現在陳楚生和天娛解約了,那誰是天娛的‘一哥’‘一姐’?

天娛一姐固然是李宇春,不過一哥競爭激烈,俞灝明,甦醒等都對一姐的位置虎視眈眈吧。不過要說天娛的重視程度,張傑絕對不在話下,因為他最先出了專輯。但俞灝明,甦醒有望憑藉湖南衛視製作的《流星花園》在人氣上再進一步!

陳楚生為何和天娛解約?現在在哪發展?

因為天娛要的是商業利益,而楚生要的是音樂夢想。但天娛遲遲不給楚生髮專輯,於是楚生失蹤,以至於後面的事情發生。簡單來說就是楚生和別人要的不一樣。
現在在華誼音樂。 恩~!

陳楚生與天娛解約後,跟哪家公司簽約了?

華誼兄弟。

陳楚生為什麼要和天娛解除合約?

3月13日,陳楚生與天娛傳媒有限公司的委託經紀合約糾紛,在長沙仲裁委員會首次開庭。雖然由於天娛方面意料之中的反對,當日仲裁庭審並未公開,但通過媒體的積極報道和長沙仲裁委祕書長等相關人士的闡釋,我們依然瞭解到:
當日庭審,天娛方對長沙仲裁委員會受理此案的許可權提出異議。仲裁庭經審查認定,委託經紀合同中仲裁條款有效,長沙仲裁委對此案依法享有管轄權;
在庭審之前兩天(仲裁庭組庭之後十餘天),天娛向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管轄權異議之訴,要求法院裁定自己當初在合同中擬定的仲裁條款無效。長沙中院在未審查具體仲裁條款的前提下,“口頭通知”仲裁庭終止審理。
由於天娛對仲裁程式的刻意拖延,當日庭審沒有涉及實體問題,對於糾紛解決沒有實質性進展。
商業社會中,人才與公司的分合聚散,本來正常不過;這一點,在有關方面自己的領導崗位上和藝人群體中,不論進出,都不乏前例。事已至此,再論恩仇,稍嫌矯情;既有律約,當遵其定。《長沙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規定,仲裁庭應當在組庭後四個月內作出仲裁裁決。也就是說,本案不管在細節上如何糾纏,在程式上如何拖延,終究會在又一個夏天來臨之前,依據法律規定和契約精神,有個最終的了斷。這個最終了斷的內容和條件,尚待仲裁庭裁斷,但長沙仲裁委黃幼園祕書長明確表示,所謂“拘留”一說純屬誤讀:本案裁決的執行標的是財產,而非人身,而且執行物件“不一定是涉及到陳楚生,也許涉及到天娛,雙方當事人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樣的,哪一方判瞭如果有義務的話,他都得履行。”
如黃幼園祕書長所言,“客觀公正,平等對待當事人”,是民商事仲裁的基本精神。我們也必須看到,較之以國家公權力為主導的法院訴訟,仲裁這種糾紛解決方式安身立命的“效率”價值,絕不容以惡意拖延程式的方式蠶食消解;仲裁庭、長沙仲裁委乃至整個仲裁製度的尊嚴,絕不容以恃強凌弱、胡攪蠻纏的方式任意褻瀆。
年初以來,儘管遭遇種種輿論上的操縱和封鎖,全國諸多主流媒體,依然以獨立的新聞視角,對楚生的解約釋出會和仲裁過程,給予了廣泛關注。(據不完全統計,京華時報、新京報、瀟湘晨報、重慶晨報、廣州日報、楚天都市報、法制晚報、長沙晚報、華商報、大河報、北京晨報、長江日報、武漢晚報、揚子晚報、天府早報、海南經濟報、南國都市報、海口晚報、海南特區報等全國多家媒體對13日的仲裁開庭進行了報道。)
楚生的解約仲裁,理由充足,證據充分,是有法可依、有約可循的正常民商事訴求,而不是哪一個團體可以倚仗國營之勢地利之便,關起門予取予奪,說一不二的所謂家務事。
無可諱言,作為歌迷,我們深知藝人青春的寶貴,也盼望此事早日解決。然而,對於某些方面試圖依仗強勢地位、幕後運作、施壓許利,為仲裁過程設定障礙的一貫行為,花生地,也從來就做好了最充分的心理準備。我們堅信,有法律的明確框架,有輿論的積極監督,楚生與天娛解約仲裁一事,無論在過程中經歷怎樣暫時性的曲折,終將讓我們每一個人、每一雙眼睛,等到、看到一個公正合理的結果。
這個就要過去的冬天裡,有太多出乎想象的畫面,也有太多註定銘記的寒冷和溫暖。新年以來,某公司麾下諸般人物,頻發槍稿黑文,顛倒黑白,錯漏百出,對藝人、歌迷極盡

陳楚生和天娛錯在誰

娛樂圈的事情都是這樣說不上誰錯
天娛說到底是一個娛樂公司
公司的目的就是賺錢
至於什麼藝人的音樂理想之類的東西 並不是他們關心的東西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而陳楚生是一個適合安靜做音樂的人 天娛並不適合他
天娛方面又不肯徹底放手
這就好比兩個人談戀愛一樣
沒有誰對不起誰
最好的結果就是好聚好散
但天娛有點過分了
就是不願意大大方方的放手
而且看這架勢好像頗有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的意思
要的分手費太高了 肯定超過了陳楚生的承受能力
也會很大程度上影響他以後的發展
天娛這麼做有點不地道
當然陳楚生也不完全在理
失蹤門事件也欠考慮
讓人有種他不顧大局的感覺

陳楚生為什麼不參加跨年?他能與天娛解約嗎?他能支付那麼多違約金嗎?

再也不會上湖南衛視了,他和天娛解約官司,被天娛封殺了,天娛和湖南衛視什麼關係不用我說了吧,今年參加山東和深圳衛視跨年

陳楚生自從解約天娛,現在在什麼公司?

據說是華誼兄弟

陳楚生為什麼和天娛打官司

因為合約吧

陳楚生與天娛解約是怎麼回事啊、

陳楚生向父親下跪道歉 稱失蹤是因為無可奈何
在陳楚生失蹤了10天后,其所在公司天娛傳媒發出宣告,表示將動用法律手段解決此事。1月9日,陳楚生父親透露陳楚生跪著向自己訴苦。
“天娛這麼做太毒了”
1月8日,天娛傳媒正式對陳楚生“失蹤”事件作出迴應稱:陳楚生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時“不辭而別,臨場退演,對現場演出和電視轉播及相關商業活動造成不良影響,損害了廣大觀眾和相關單位及本公司的合法權益”。天娛表示已經動用法律手段解決此事,若楚生單方面解約將面臨千萬賠償。
9日,陳楚生的父親陳合池接受專訪時聞聽該訊息立即稱:“天娛這麼做太毒了。”陳合池說,若天娛真的要走這一步,“我寧願讓我兒子當乞丐都不想他現在這樣”。
“楚生哭了,但他讓我別擔心”
陳合池告訴記者,聯絡上楚生的時候他罵了楚生,因為在還未搞清楚事情原委的情況下,他覺得無論如何,一個人都應該要有義氣(先進行演出)。“他哭著跟我說,爸爸我不敢站著跟你說話了,我要跪著跟你說,這件事我是在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才做的。”他說他不能跟我講太多。但是楚生流著淚告訴他不用擔心,過段時間一切都會搞清楚的。至於楚生將要跳槽華誼等一些傳聞,陳合池表示自己還不知情。
據悉,天娛方面對於陳楚生仍然沒有放棄,而湖南衛視春節聯歡晚會節目組也把陳楚生演出的時間保留至本週末。

點選檢視隱藏內容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問咩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