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生等一些明星為什麼跟天娛解約

天娛傳媒太貪了、
一個個明星都被嚇跑了、
所以額、
做人不能太貪心、

陳楚生為什麼解約天娛

天娛很垃圾,為什麼不解約

陳楚生為什麼和天娛解約呢?長話短說

簡單的說,天娛傳媒作為一個以“娛樂”為中心的公司,無法對藝人的“音樂道路”負責。 陳楚生是一個歌手,一個原創歌手,他不願意將自己的音樂前程擱淺在天娛這樣一個一榨取藝人剩餘價值而不重視音樂的公司身上。 如果樓主想了解天娛公司與陳楚生的矛盾的更具體的內容。可以看看這篇文章: http://tieba.baidu.com/f?kz=556683903

陳楚生,何潔為什麼跟天娛傳媒解約啊?

陳楚生是在湖南臺跨年演唱會上,天娛要請陳楚生以前的女朋友上臺,陳楚生不同意,然後罷演。之後就玩消失,後來就解約了。
何潔受不了天娛炒作,何潔解約後,有說過對天娛的不滿
大致就這樣吧

陳楚生為什麼要和天娛解約?

陳楚生怎麼也不會想到,他的“失蹤”在新年伊始已引起了全國媒體的關注。除了沒有警力介入外,所有關心陳楚生的人都在四處找尋這位“楚公子”。一時坊間傳言四起,猜測此起彼伏。

對於流傳甚廣的陳楚生“因不滿前女友被利用而出走”的訊息,一位知情人透露,其實陳楚生和現任女友已經在一起5年了,“何來前女友一說?”
陳楚生:我沒有失蹤

昨晚,消失了多天的陳楚生突然在某網站發出了個人宣告。在宣告中,陳楚生表示自己並不在北京,但現在很好。“首先我沒有失蹤,這麼多天讓很多人擔心了。我和幾個很好的朋友在一起,請大家放心。對於之前發生的事情,我是一個成年人,一定會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擔當的,適當的時候我會說明一切。今後的生活和事業規劃,適當的時候我也會跟關心我的朋友說。”陳楚生還表示,“現在,我心情挺好。很多事情自己也想了,冷靜地思考一下吧。現在沒有和公司溝通,公司不知道我在哪裡”。

天娛:面臨多方索賠

對於陳楚生的突然出走,雖然天娛對外展現出一副“硬朗”的姿態,但記者從周邊瞭解到,陳楚生的此次事故還是讓天娛內部產生了一系列非常棘手的問題。

首先是計劃在年後推出的新專輯。這張專輯本應該在去年12月推出,但因為陳楚生包攬了幾乎所有的曲目,創作進度未能跟上,所以只能單曲先行。

為了讓陳楚生尋找靈感,方便即時寫歌,天娛專門給他配備了兩位樂手,但至今專輯的錄製才進行到一半。負責為陳楚生製作專輯的張亞東對此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據其透露,他也給陳楚生髮過簡訊,但沒有收到迴音。

除此之外,因為簽下了一些活動和商演,按照時下的局面,陳楚生回來參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幾天天娛公司也收到了不少簽訂合約單位的索賠函。

現場爆料

彩排現場陳楚生遭咆哮:“有本事你以後都不要唱了。”

2008年的最後一個夜晚,“花生”佔據了深圳世界之窗演出現場的大片看臺,紅旗飄飄、燈牌閃爍,儼然是陳楚生的個人演唱會,到了晚上11點,失望的“花生”們有秩序地退場。這天的深圳對於他們來說格外冷。

隨後兩天的新聞裡,全是一面倒地把矛頭指向了陳楚生,訊息指當天彩排時,陳楚生因為私人理由退出,湖南衛視直到演唱會開場前都一直在聯絡他。可是記者昨天瞭解到的情況卻並非如此。據陳楚生身邊人透露,當天彩排時是因為設定的環節有問題,電視臺和陳楚生之間產生了矛盾,陳楚生生氣地走下了臺,身後卻有湖南臺的工作人員大聲咆哮:“有本事你以後都不要唱了。”一句話,激怒了陳楚生,他在天娛經紀人小玉和助手唐緯的陪同下離開了彩排現場,宣佈退出湖南臺的跨年演唱會。

在2009年湖南跨年演唱會上,我們沒有看到早前湖南衛視大肆宣傳的陳楚生,而是在跨年夜的晚上看到了他在網路上留下一句話:“很遺憾這次不能和大家一起跨年,希望大家開心快樂。”而後在數以千計的“花生”瘋狂追問中銷聲匿跡。事後還有訊息稱,這條留言並不是陳楚生本人,因為他失蹤了。

罷唱風波,瞬即將陳楚生捲進了一場暗流洶湧的利益之爭,事實真相究竟是怎麼樣的呢?

早前,天娛傳媒通過媒體發表宣告,“藝人陳楚生因個人原因,在未知會本公司的情形下,就公司安排的工作和活動,私自採取非理性罷演,給公司的工作和聲譽造成了嚴重影響。我公司決定,從即日起,停止藝人陳楚生國內外的一切演藝活動,直至相關問題解決為止。”然而時隔不到半日,天娛傳媒宣傳總監又出面表示,他從未發過停止陳楚生一切通告的宣告,天娛從未封殺陳楚生。

封殺事件,背後究竟藏著怎麼樣的祕密?

陳楚生究竟為何罷唱?網路上較為集中的傳言有二,第一湖南衛視不滿陳楚生,華誼幕後染指;第二陳楚生不滿湖南衛視安排與前女友同臺憤然出走。更有圈內人事放出風聲說,這次罷唱很有可能是天娛為炒作新專輯而故意為之。

罷唱,究竟為何?

近日,記者在圈內好友的幫助下聯絡到了陳楚生身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面對記者的疑問,這位身邊人首次揭露了陳楚生罷唱原因。

種種承諾未兌現 早就埋下不和種子

這位陳楚生身邊人表示,陳楚生之前是與華誼有過接觸,但之所以沒有轉投華誼,是因為湖南臺臺長曾直接與陳楚生有過數次談話,明確承諾將解決某些問題,所以陳楚生當時表示“願意與公司共進退,並且願意留在天娛繼續發展。”

但是新的天娛公司管理者上任後推翻檯長的承諾,不予兌現,特別是早前應諾的個人工作室,在資金與裝置問題上屢屢遭挫,本應該去年10月就該全面投入使用,卻被硬拖到今天仍未收工,而對外所謂“陳楚生音樂工作室”僅僅是名義上的叫法,實際上,公司一直拿其作為公用場地。

據瞭解,陳楚生在後來並沒有強求天娛去兌現早前答應的種種承諾,只是公司在很多事情上的處理都沒有站在他的角度,當時放棄簽約華誼的機會是對湖南衛視的感恩,但公司的失信以及後來種種事情上的欺瞞都為了這次臨陣罷唱事件埋下了爆發的黑暗種子。
利益至上頻爽朋友約 再生不滿

在長達80分鐘的對話中,記者瞭解到早前一件在圈內頗有爭議性的事件真相。

2008年9月齊秦石家莊演唱會,本來應邀作為嘉賓出席的陳楚生卻臨陣爽約,而當時對於外界的種種猜疑與職責陳楚生選擇了沉默並沒有給出迴應。身邊人表示,事實上陳楚生自從“快男”出道以來,有幸與齊秦結識,並因為對音樂的志趣相投,兩人很快成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並且齊秦對陳楚生一直很照顧,力邀他出席石家莊演唱會擔當嘉賓,陳楚生答應了齊秦。然而,陳楚生最終卻被安排參加了佛山的商業歌會活動。身邊人說:“當時公司已經明確知道陳楚生檔期上的安排,而且陳楚生也一再跟公司方面溝通,說明自己無法參加佛山歌會的活動,在這中間,更是將齊秦方面牽扯進來,三方面溝通未果,無論陳楚生方面怎麼溝通,公司還是不顧及他早前已經答應齊秦方面的演出,而強行安排其參加佛山方面的活動,公司當時的理由是,如果不參加這次活動將導致公司其他藝人蒙受巨大損失。”

“爽約事件”的發生,一方面,陳楚生對不起朋友,另一方面,公司在相應工作中的尊重度不足,令陳楚生也心生寒意。而這樣的事情,據身邊人透露,類似事件已發生了多次,陳楚生多次受朋友邀請的演出都或多或少遭遇到公司的干預。

公司安排欠妥 跨年前仍跑商演

陳楚生罷唱的另一個說法是陳楚生不滿跨年演唱會上的節目安排,事實並不是所謂“舞美者”爆料的那麼簡單。

據瞭解,在08年年末的幾日內,陳楚生的檔期安排密不透風,“27日飛往佛山,28日返回北京參加頒獎活動,29日又奔到昆明文山參加商演,30日又飛抵深圳參加跨年。幾日的行程導致陳楚生疲憊不堪,特別是,公司安排前往昆明文山的活動,幾乎(完全)就沒沒考慮到藝人的感受。昆明到文山本來是有航班的,但公司未能訂上機票,改為十數小時的車程,而到了當地之後,才發現活動主辦方提供的裝置極其低劣,你想,一路十幾個小時的辛苦折騰到當地,再有心氣的藝人,見到那樣的裝置和工作環境怎麼會不受影響。”

就是在如此糟糕和複雜的情境下,陳楚生飛抵深圳參加了彩排,身邊人表示,陳楚生當天抵達後仍積極參加了彩排,至於網上所謂罷唱起因是安排其與女友同臺之說,身邊人說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有過什麼交涉,尚未清楚,但可以說“罷演事件”絕非突然發生,而天娛和陳楚生就上述種種問題的一個集中爆發。“這些問題早在陳楚生那堆積好久了!”

彩排結束後,陳楚生並沒有像外界所言失蹤,而是乘坐當晚最後一班航班飛回北京。

罷唱風波、封殺事件……

擺在陳楚生面前的問題很多,或許還會繼續,面對媒體與外界,陳楚生仍舊以沉默與躲避不作任何迴應。

身邊人在與記者最後的交流中,還透露了一個資訊,就在不久前跟隨陳楚生的團隊人員遭遇公司調換,尤其是跟隨他很久的經紀人在沒有告知陳楚生的情況下被(突然撤換)換,而公司的迴應則是出於對陳在演藝事業上的“更好發展”,故更換了經紀人,但據記者瞭解,新換的經紀人在業內並沒有什麼知名度,而記者幾經折騰才從湖南臺的一位朋友那瞭解到此人曾是“快男”導演組的一名導演。

最神奇的是1月6號這天,半天時間內,天娛從通知封殺到否認封殺,轉變之快令人疑惑,記者也不禁對這位身邊人的“爽快”接受採訪感到幾分蹊蹺,隨即再次拔打電話試圖再次求證一些事情,但始終沒有接聽。

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坊間最大的懷疑仍然是“天娛”在為陳楚生的新專輯炒作。真相到底是什麼?也許只有等到陳楚生本人公開露面的那一天,才能大白於天下。

天娛傳媒針對“陳楚生失蹤門事件”釋出宣告

相關單位和個人:

一、本公司簽約藝人陳楚生在參加“2009快樂中國跨年演唱會”期間,不辭而別,臨場退演,對現場演出和電視轉播及相關商業活動造成不良影響,損害了廣大觀眾和相關單位及本公司的合法權益。本公司對此次事件給觀眾和相關單位造成的不良影響和傷害表示歉意。本公司正在國家主管機關支援下,依法深入調查,並正積極與有關方面洽商處理相關投訴。

二、本公司希望能在相關單位和個人及社會公眾的配合協助下,及時查明事實,依法妥善處理。本公司將進一步加強自身管理,協助簽約藝人增強法律意識,提高職業道德水平,促進演藝事業發展。

三、本公司與陳楚生簽訂有《委託經紀人合同》和《專屬詞曲作者合約書》及《詞曲著作權代理合同》等法律檔案。作為陳楚生演藝事業的全世界獨家全權經紀人和著作權獨家授權許可使用人、代理人,本公司做出了巨大投入,依法享有相關權益。未經本公司許可,任何單位或個人擅自簽訂與上述法律檔案相沖突的合約或從事與上述法律檔案規定相沖突的行為,均構成對本公司合法權益的嚴重侵害,將被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特此公告。

陳楚生為什麼為什麼要跟天娛傳媒解約, 陳楚生為何要和天娛傳媒解約?

2008年12月31日,“快樂男聲”冠軍陳楚生失約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2009年1月8日,天娛公司發出宣告,稱將會動用法律手段解決這件事,陳楚生與天娛的解約糾紛正式浮出水面。1月9日,陳楚生向湖南省長沙市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單方面提出解約。  ?■陳楚生經紀人  ?650萬靠朋友慢慢湊  ?談及這份裁決,陳楚生經紀人周潔言語裡帶著些許辛酸:“這是一個最終的裁決,具有完全的法律效力,任何一方都不能再向法院起訴。我感覺鬆了一口氣,對楚生來說,這件事總算有了一個了結。”周潔透露,在過去的8個月中,“楚生經常在家裡寫寫歌、練練琴,就當是休息。放鬆是不可能了,畢竟在那樣的環境下,壓力可想而知。” 周潔表示,陳楚生只是一個新人,再加上這8個月來一直沒有工作收入,650萬對他而言仍然是“天價”。這筆錢究竟如何賠?周潔表示,“靠他和幾個朋友一起慢慢湊,還有之前天娛申請法院凍結楚生銀行賬戶的一筆錢。”不過周潔強調:“過去的其實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從今天起,楚生終於可以站在一個新起點上了。”  ?■陳楚生代理律師  ?天娛要償還部分收入  ?對於賠償金的數額,昨天記者致電陳楚生的代理律師周俊武,他對此也並不清楚:“不光是2700萬元,事實上這650萬元天娛在案件中也沒有舉證是怎麼來的。現在這個結果,我個人覺得天娛應該滿意了。” ??此前,陳楚生方面稱天娛隱瞞了其收入750萬元,包括《有沒有人告訴你》在2008年中被下載1600萬次的彩鈴收入分成,以及他在2008年11月和12月參加演出應得的250萬元酬勞。周律師表示:“仲裁支援了部分訴求,天娛要償還陳楚生一部分收入,但具體金額不便透露。”  ?■天娛代理律師  ?對裁決結果並不認可 ??針對裁決結果,天娛方面吳律師表示,程式有不合理的地方,總體結果不正確,但具體細節不肯透露,“之後我們會一一提出。目前我們已經向法院提出申請了,即使月底前陳楚生方面拿出了650萬元賠償金,這個官司也沒結束。” ??■未來簽約華誼?  ?正在跟多家公司在談 此前,曾有訊息說陳楚生將簽約華誼,華誼音樂總經理袁濤也表示對陳楚生“不是沒有興趣,而是在他沒有了結官司之前,很難去簽約”。對此,周潔說:“華誼是一家非常優秀的公司,但我們現在跟很多家唱片公司在談,並沒有最終確定。”是否擔心簽約以後再在合約上產生摩擦?“其實合約是一個很脆弱的東西,咱們中國人更講究‘情義’二字。” 周潔還表示,“解約真的是迫於無奈,楚生是一個遇事很為對方考慮的人,不到萬不得已都會‘忍’下去。這有好也有壞吧,往往給他造成比較被動的局面。”

陳楚生解約天娛的原因是什麼

陳楚生曝與天娛解約原因 稱華誼是去向選擇之一 自從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出中“神祕失蹤”並表示要與天娛解約以來,陳楚生一直都鮮有在媒體和公眾面前露面,不少媒體稱陳楚生5月在老家三亞亮相併參加了兩場公益演唱會是復出的訊號。對此陳楚生表示自己沒有所謂的“復出”,自己今年好像都沒有什麼演出但不代表退出娛樂圈,“主要是忙著官司,事情解決了,隨時都可以專心演出”。官司開庭四次, 依舊沒有結果,陳楚生解釋說,原本6月22號就要出結果了,但對方推翻以前的證據又提交新的證據,所以現在只有等待。看來陳楚生也希望能夠早點結束官司,能夠恢復正常的音樂生活。陳楚生也透露了自己的現在的情況,他說現在是自己單幹,不過也收到了好幾家公司的邀請,他沒有提具體的公司。而之前在娛記圈中盛傳華誼音樂將簽約陳楚生,當記者詢問這幾家公司中是否有華誼音樂時,陳楚生明確表示,“華誼會是選擇之一”。而據業內人士推斷,目前也只有華誼有實力為陳楚生解決高額的違約金問題,因此陳楚生簽約華誼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陳楚生也解釋了與天娛解約的原因,他說自己就是個歌手,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空間來創作音樂,但是在天娛卻要疲於接拍廣告和商業活動。雖然他和公司協調多次,留點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沒有成功,因此也成了解約的最大因素。陳楚生表示接下來的重點是自己第一張專輯,希望做好。當記者詢問他是否有其他計劃如演戲時,他表示除了音樂之外,沒有太多計劃,聽身邊的工作人員安排吧。不過,陳楚生最後也流露出向商業的部分妥協,“我也沒有要求太多的個人空間。”(

陳楚生現在和天娛解約了嗎?

z這些都是傳言,什都不敢確定,不好說!

點選檢視隱藏內容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問咩的立場